【永利澳门游戏网站】【公丁香】那股宫丁的味

日期:2019-10-04编辑作者:小说专栏

徐帆举债数万,与媳妇王阳开一家餐馆于城郊处,生意谈不及红火,但赖以谋生还算充盈。仅一年光景便偿还完债务,此后盈利皆为纯利润所得,夫妻二人甚是喜悦,眼瞅小康生活近在眼前。媳妇王阳满足现状,但徐帆却野心滋长,他看中临街一处“老王饭店”生意火爆,想找找门路低价兑入,怎耐跟老板老王头谈及再三也没有谈妥价格。
  徐帆好生郁闷。此日,当地有名的社会大哥黑子驾到饭店,身后带着两位朋友。平日里,徐帆都是对此等人能敬则敬,能躲则躲。但此时徐帆忽然一计上心,殷勤上前好生招待,并且提出给予大哥免单,外加赠送啤酒若干。
  黑子哥甚是高兴,拍着徐帆肩膀说道:“你这小老板挺会来事,在这城郊一亩三分地有啥事跟哥招呼一声,你就提黑子哥,谁要是不给你面子,哥帮你摆平。”
  徐帆见机更是使出浑身解数奉迎黑子哥,一张笑脸从头到尾,把黑子哥及一众朋友招待得舒舒服服。
  媳妇王阳找借口把徐帆拽进后厨,小声道:“帆子,你给他们免单也就算了,干嘛要跟他们套那么近,这帮人你不要沾身。”
  徐帆甩开媳妇的手,不屑地说:“娘们家家的懂啥,后街老王头那店你还想不想兑到手?”
  王阳愣了片刻,忽然惊道:“啥,帆子,你打的啥主意,正道可以走,但你莫要让他们插手,再者老王在咱们开店时还来帮过咱们,可不能昧良心,再说……”
  “行了……行了……娘们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想要发财管他那么多。”徐帆不耐烦地打断媳妇的话,不顾劝阻,转身又拎了一扎啤酒来到前厅应酬。
  这一顿免费加赠送的酒局谈得甚是愉快。席间,徐帆结识了黑子哥的朋友炮哥及小他两岁的亮子,三人谈的投缘,此后开始称兄道弟。自那日起,炮哥及亮子便经常光顾饭馆,徐帆每每都热情免费地招待。
  炮哥言称:“江湖人讲江湖义气,有事言语一声,哥们定当万死不辞。”
  亮子亦跟道:“徐哥,咱哥三投缘,莫不如拜把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徐帆把盏敬酒:“好,从今日起,我尊炮哥为大哥,我做二哥,亮子是小弟,咱哥三为江湖一块铁板,同进同退。”
  三人自此便时时呼朋引伴,到处游逛,吃喝玩乐,好生痛快。
  又一日,炮哥及亮子到来,徐帆却装作情绪低落,怨声载道。
  炮哥问道:“二弟,这是咋啦,有啥屁大的事让你这么恼火?”
  徐帆长叹一声道:“哎,大哥有所不知,我这小饭馆盈利微薄,我倒是看中后街老王头那个门店,怎奈这老家伙死活不外兑,无法入手呀。”
  亮子在旁一听,笑道:“我说二哥呀,这算啥事,根本用不着把你愁成这样。这事包在我们哥俩身上,明天晚上给你好消息。”
  徐帆眼前一亮道:“此话当真?”
  炮哥满不在乎道:“二弟,放心,我找几个江湖哥们出面帮你摆平,只需你明晚在洪记摆一桌酒席好好款待一下便是。”
  徐帆兴奋异常,痛饮过后又是带着两位哥们前街后店的潇洒了一晚上,余下静听佳音到来。
  江湖人办事效率果然够快,将近中午,亮子来电话:“二哥,事已摆平,明天老王头清房,你可直接入店,别忘记了晚上的安排。”
  徐帆放下电话,转身得意地冲媳妇王阳说道:“怎么样?非常时期,非常手段,我们的二分店即将开业,哈哈。”
  王阳瞪了一眼徐帆恨道:“好生日子你放着不过,你就作死吧,你爱咋咋地,我回娘家了。”说完,拎起包就去了车站。
  徐帆“切”了一声,满不在乎,任由王阳而去。他心想媳妇闹性子,等店到手后,说不定她咋开心呢,遂不予理睬,把店一锁就去了前街洪记定酒店、定菜品、定娱乐项目。
  将近傍晚,一切准备妥当,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徐帆坐在包间里翘着二郎腿,悠悠然地畅想着新饭馆的红火场面。忽然急促的电话响起,徐帆在想平事的哥们到了,不急不缓的接起电话,电话那端一个女声冰冷的问道:“你是徐帆吗?”
  “啊,我是,你谁呀?”徐帆不经心的回应道。
  “王阳是你爱人?”女声继续问道。
  徐帆的心一阵收紧,机械地答道:“王阳是我媳妇呀,啥事?”
  “你马上来省医院,你爱人出了车祸,正在抢救,带够钱。”还未来得及徐帆反应过来,“啪”,另一端挂断电话。
  “啥,媳妇,车……车祸……”徐帆自语,心脏像是刚下了过山车,血管收缩,精神麻木,瞬间,脊背一阵冰凉。他疯了一样抢出门外,上了出租直奔医院。
  赶到医院抢救室时,门上一盏正在手术的红灯阻止了他的进入。他颓然地蹲坐在墙角,搓着头皮,懊恼悔恨着自己不应该让王阳堵着气离开,可是一切为时已晚,他只能祈祷着媳妇福大、命大、造化大。
  漫长的等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想拿出手机看看时间,一摸兜,手机不翼而飞,兴许是落在出租上了。这时,抢救室的门吱嘎打开,一群护士推着病床出来,王阳脸色煞白地紧闭双眼一动不动。身后跟着疲惫的主治医生,不待徐帆开口,医生说道:“去交住院押金吧,她没事了,但是孩子没了。”
  “啥?孩……孩子?”徐帆呆愣了。
  “男孩,三个月刚过,可惜了,你们继续努力吧。”医生说完,转身又回了抢救室。
  从天堂到地狱,这是徐帆最真实的心理感受。他坐在王阳的床边,手握着她冰凉的手,眼泪一直在眼窝里打着转。护士走过来,说道:“你媳妇估计明天早上才能醒,到时你给她准备点粥喝吧。”
  “嗯!”徐帆机械地回应着,“几点了,护士?”他又问道。
  护士抬手一指墙上挂钟:“那里,十点了。”
  “嗯,谢谢!十……十点了?坏了坏了。那个,护……护士啊,麻烦帮我照顾一下我媳妇,我有点急事去办,马上就回来啊。”徐帆忽然想到炮哥和亮子的酒局。
  护士眼睛一瞥,语气冰冷地说:“看着病人是我们的工作,你可真是心大啊,媳妇在这躺着,你还能有啥急事?”
  徐帆双手抱拳,脸色通红,他顾不上跟护士解释,跌跌撞撞地又奔出医院,打车直奔洪记酒店而去。撞开包房门,在烟雾缭绕中,但见包房正中黑子哥正襟危坐,炮哥和亮子相伴,加上旁边一众江湖人士看到徐帆到来,皆怒目而视!
  徐帆大口喘着粗气,还未来得及解释,炮哥忽然开口道:“老二,你他妈的咋搞的,说好了的时间,你这不是晾我们场子吗?”
  徐帆混身一激灵,慌忙摆手道:“那个,黑……黑子哥,炮……炮哥,我……我媳妇出车祸了,刚……刚抢救完,抱……抱歉啊……”
  “哎呀,出这么大事,二哥你也不来个电话,提前通知一下啊,打你电话还关机,快快,坐下说话。”亮子起身扶住徐帆坐下。
  正座中黑子哥口吐烟圈,不言不语,一直黑着脸听完徐帆语气凌乱地诉说着前因后果。
  黑子旁边的亮子一直在朝徐帆使眼色,徐帆有些怕了,他用颤抖的语气说道:“黑……黑哥对……对不住啊,今天这事……”
  “闭嘴。”黑子哥终于说话,语气低沉充满不容置疑的味道。
  徐帆稳定心神,壮胆辩解道:“黑子哥,我……我媳妇她。”
  “你自己扇自己两个嘴巴。”黑子哥依然低沉的语气截断徐帆的辩解。
  “啥?”徐帆似是没有听清。眼睛嘲炮哥睇去。炮哥咳了一声,低下去点烟。
  亮子起身说道:“那……那啥,黑哥,您消气,不是大事……”
  “你再说一句,你也扇自己两嘴巴。”黑哥面色不善,头也不转地对亮子命令道。
  徐帆终是听明白了黑子哥要求他的指令,但此时却也见亮子把头低了下去。
  “胖子,帮帮他。”黑子发布第三首指令。
  坐在徐帆旁边一个赤裸纹身的大胖子二话不说,一抬手就把瘦小的徐帆提溜了起来,抡起肉乎乎的大手左右开弓,“啪啪”两声脆响,但见徐帆口鼻窜血,脸顿时肿胀起来。徐帆蒙了,躺在地上,双手捂住脸痛苦地呻吟着,胖子再一次把徐帆拎了起来,面朝黑哥。
  黑哥吐着烟圈说道:“小子,我混江湖数十载,今天头一天碰到敢放我鸽子的,拜你所赐呀。”
  徐帆此时痛在脸上,却是怕在心头,他克制着激动的心情,说道:“黑……黑哥,对……对不起!”
  黑哥微微一笑,说道:“我不管啥原因,在江湖上混就得遵守江湖上的规则,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今天要付出代价的,懂不?”
  徐帆小声地问道:“黑哥,真……真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
  “二十万扔在这,老王头那店是你的,今天这事就过去了,如何?”黑子再一次截断徐帆懦弱的歉意。
  “二十万,黑哥,我……我哪有啊?”徐帆的眼泪喷涌而出,鲜血、鼻涕、眼泪混在一起,整张脸变成一幅七彩油墨画。
  黑子不再言语,把烟头插进茶碗,说道:“老炮、亮子、胖子驾着这小子去他店,砸!”
  任凭徐帆哭破了嗓子,但终是被胖子挟在腋下扔进了车里,一路直奔徐帆的小饭馆而去。在徐帆眼睁睁地注视下,在徐帆肝肠寸断的哭号中,他和王阳苦心经营的小饭馆顷刻间被砸得面目全非,凌乱不堪。
  饭店成了破烂仓库后,黑子踱步到徐帆跟前,缓缓地说道:”小子,听好了,明天搬家滚蛋,这个店换主人了,二十万你出不起,有人给我三十万。小子,你敢跟警察言语一句,我让你媳妇彻底成植物人,永远醒不过来,明白吗?”不待徐帆答话,一行人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徐帆已尽失所有的力气。待所有人离去,警车才呼啸着响笛到来,警察拍打着死人一般的徐帆问着话,问着砸店嫌疑人体貌特征,问他是不是与嫌疑人相熟……怎奈徐帆不敢多发一言,不敢指控他所认识的任何嫌疑人。
  半个月后,徐帆曾经的小饭馆重新开业了,只不过牌匾上大字写着:老王饭店二部。
  同时徐帆带着媳妇王阳出院了。他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跟王阳说了明白,王阳擦拭着丈夫的眼泪,轻声地说:“行了,帆子,咱们从头再来,饭店会有的,孩子会有的,但尊严不能丢,人间正道是沧桑,歪路咱们不能碰,好不好?”
  徐帆扑进王阳的怀里昵喃着:“嗯,我不碰了,不碰了……”

永利澳门游戏网站 1 如同一个殷勤的农妇,只要一有空闲就将角角落落里那些浮躁和纠葛拽出来洗一洗刷一刷,这就是秋天里的雨。
   在这样的天气里,那些留守在家的老人们农活不必做,亲戚不必走,除了思念羁留远方的人外,就剩下看管好各自的孙子孙女,同时还可以泡上一杯茶,几个不外的老伙计坐在一起东拉西扯着陈年旧事来打发日子。大家都是自小在一起玩尿泥相伴到如今的满面沧桑,谁的故事中总不乏有谁们的足迹,所以就像手里的那杯茶,苦辣酸甜都心照不宣。
   闲谈中,有人因雨而提起多少年前小伙伴们一起初闯江湖的经历,如翻出箱底的一件件旧衣服拍拍抹抹再抖开来看,感觉故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于是大家伙都会心一笑,于是又一次感慨起岁月真的如流水一般。谈论的焦点逐渐集中到一把小花伞下,那是一个玩笑,一场恶作剧反而成就一个人命运的阶梯。这世事,说怪起来还真的就怪得没法理喻。
   那年的雨下得有疾有缓,云是花的,随时都有放晴的可能。小伙伴们站在异地他乡的屋檐下说笑着看街景,只等雨住之后还得继续干活。这时,空旷的街道上走来一位撑着花伞的女孩,那脚步那身段,在街道的画框里和雨丝与雨雾的背景中跳跃着一片婀娜的色彩,简直就是一个踩着雨花在跳舞的幽灵。
   看风景的小伙伴们心里不约而同地荡漾起一股丁香般的味道。大家的眼里都闪烁着偷窥的欲望,因为自己这一身粗布衣装和黝黑的面宠,明摆着就是一只癞蛤蟆形象。只有一位素以大胆风趣著称的男孩,直勾勾地望着女孩,嘴巴一抿一抿的似在吞咽着那如涌泉般的馋涎。有人看见男孩那一脸洋相,就故意逗弄他说,总是听你吹什么事都敢干,这回要是能把那把伞从女孩手里借过来,我们就真的佩服你。这当然是一个无聊至极的主意,成与不成的结果同样是一场开心的笑,与佩服两个字一点关系也没有。这个提议如一块石头落进一口岑寂的古井,马上激起与街上的雨截然不两只却又同样热烈的气氛,大家都雀跃着鼓噪起来,并呼幺喝六的要往那男孩身上下赌注。
   男孩涨红着脸,心里应该是在为这样一个难题打着小鼓,可嘴上就是不肯轻易认输。他望着这帮急切地等着看他笑话的人们问,是真的么?小伙伴们已经各自从兜里掏出承诺中的数目,还郑重其事地将钱放到一个值得信赖的中年男人手里,以示这场赌局他们已经坐定,只等男孩用尽稀奇古怪的招术也无法将那女孩引上钩。
   男孩眨着眼仰起头似在追踪那雨的源头在哪里,忽然转脸向大家提出一个很严肃的要求,就是在他拿到女孩手里的雨伞后,他们也只能干瞪着眼在这里看,绝对不准笑出声,更不准喊叫。小伙伴们原本只想找一个由头来充填这雨中的苍白,所以拍着胸脯保证说,可以,我们都用手将自己的嘴巴紧捂住,直到你回来叫我们放开。有胆量就快些去吧,别等到人家走远,反过来责怪我们拖延了你的机会。
   男孩随手抓过中年男人身上的破棉袄和头上的旧毡帽,然后向大家点了一下头说等着瞧吧,便一躬身钻进雨里。
   秋雨夹着寒气如鞭子随风肆意抽打着,别人家的屋檐下自然不是一个安全之所,看热闹的那些人被雨逼得一个个木桩似的靠墙笔立着。他们这一趟出来得匆忙都没有带雨具,所以沦落到这样境地,即使不想看戏,也没其他地方可去消遣。
   只见那个男孩趟着积水几步跨到街心,然后拉低帽沿裹着棉袄弯着腰身,转眼间就变成一个形容狼狈的老人步履蹒跚地向那位打伞的女孩靠过去。男孩每向前跨一步,这些人眼睛和心情也跟着提一下,就和钓鱼的人将挂着饵的钩向浮游在水里的鱼伸去那样。他们甚至还嫌男孩的速度不够干净利落,巴望着接下来的好戏将如何如何精彩地上演。男孩终于靠近了打着花伞的女孩,男孩和女孩似乎都在雨中停顿了一下,男孩真的钻到了女孩的伞下。这一系列动作进展得简直就是电影中的镜头快放,大家脑子里还没理顺刚刚接收到的那些信息,就见男孩已经与女孩在伞下并肩向前走去,并且很自然地从女孩手里接过伞柄,而女孩不但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还很温顺很得体的走在男孩的身边。两个人的脚步都款款地踏着积水,仿佛已经走过了很多年。
   屋檐下看戏的那些人没有遵诺捂住嘴,一个个嘴巴大张着眼睛直直地看着雨中的情景。在那个即使是相处多年的对象也少见如此招摇过市的时代,这一对陌生的年轻男女竟在雨中走得如此和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谁也只会相信那是外国电影里才有的镜头。有几个甚至懊悔怎么会想起这样一个馊主意?懊悔当初站出来的为什么不是自己?
   那雨仿佛也让这样的场景给逗来了兴趣,添油加醋地下得劲头十足,誓要将这场别开生面的雨中漫步进行到底,还要让这场赌局没完没了的看不到结果才好。那满街的水花都是嘻嘻哈哈的笑,笑你,笑他,一肚子憋不住的开心乐事。
   一辈子经过的雨天不计其数,却只有这一片段记忆犹新。他们在问,那个男孩如果不是因为那场赌局,会不会也坐在这里跟大家一样望着门外的雨发呆呢?如果那边的今天也有这么大的雨,不知道那对曾经年轻的男女会不会也想起那场雨的浪漫?
   回忆是最好的茶点。虽然早已没有出门闯荡的雄心和体力,只是在谈到这件往事的时候,他们的脸上还闪现出当年那青涩的激情。那把伞仿佛还在眼前的雨里不疾不徐地向远方飘去,以他们如今的智慧与见识肯定也可以将那只伞柄抓住的,只是在抓住之后依然还觉得不过是一场笑话。
   异乡的雨里,那把小花伞和那股丁香的味道,几十年后依然清新,而眼前这场雨里反而处处都充斥着老酸菜的气息。呵呵,真是怪事。

本文由永利澳门最新网址发布于小说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永利澳门游戏网站】【公丁香】那股宫丁的味

关键词:

【月光】论宠物的营造(小小说)

“我有病”他暗暗念叨着。 宿舍过道的灯破了一个洞,泄了元气,于是一个个精神萎靡。“这座楼在晃动”在经过一...

详细>>

【永利澳门游戏网站】异界的自家

雨,淅淅沥沥。 已是晚上,黑暗的天空浸透了水汽。 我关上房门,也把隔壁嘈杂的电视机声音隔绝在门外。 不规则...

详细>>

【永利澳门游戏网站】【江南】必须去死(小说

楔子 漆黑的夜空是一轮艳红如血的满月,清冷高傲如同不败的霸者俯视着世间的一切生灵,投下的月光皎洁却阴冷,...

详细>>

永利澳门游戏网站第二十一回 欲托朱弦写悲壮

永利澳门游戏网站,蒲世东手持的也是二尺大刀,和周边的刀手常常无二。一刀迅雷霹雳般往玉崔嵬颈项劈去,玉崔...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