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论宠物的营造(小小说)

日期:2019-10-04编辑作者:小说专栏

“我有病”他暗暗念叨着。
  宿舍过道的灯破了一个洞,泄了元气,于是一个个精神萎靡。“这座楼在晃动”在经过一个又一个宿舍门口。“门的后面站着怪物,他们等着出来吓我,或者干脆吃掉我省事。”他低着头,手里提着暖壶,里面装着新灌的热水。他怀疑自己有病,总是安分不下来。终于到了自己宿舍门口的时候,打裤兜里掏钥匙的动作竟然是霹雳舞的格式,战战兢兢,颤颤抖抖,那锁眼与钥匙至少接了三四次吻,才终于亲出了感情。他赶紧走进去,完事儿狠狠地关上门。他想开灯,可惜这是中午。他回头摸一摸自己的屁股后头,还好,尾巴还在,无恙。他又赶紧去照镜子,哦,没事,两边的角还是整整齐齐的,没坏事儿。身为一头牛,顾首顾尾总是很必要的。他始终记着母亲的话,“动物们经常是不讲道理的、没有逻辑的和以自我为中心的。”母亲是奥德莱修女,他始终以母亲为自豪。父亲是一头黄牛,前年在地里干活儿累得去世了。为此,他也掉过不少眼泪。
  这是一座大学殿堂,可不比之前的小学高中。两年前他刚来的时候母亲再三叮嘱他:“要小心你的克星,头一等便是那水中鲸鳄,林中虎狮。他们是最危险的,无论公母,见着还是躲一躲为好。第二等就是那上手犬,下手猫,别看他们有的小、有时温顺,那全是骗人的,狗和猫要是咬起人来,那是丝毫不逊于狮子老虎的。所以,别惹他们,因为这样的动物多,而且他们大多都是宠物,和他们水面儿上接触一下即可。第三等就是和你差不多的牛和羊了,你别以为他们和你一样就放松警惕了,他们一样非常危险。你日常赖以生存的食物、水等等资源,他们有的伶俐的,不等你知道就先抢得不剩了,即使他们用不了他们也知道‘囤积居奇’的道理。所以,饿肚子的常常是像你这样粗粗笨笨的这种,而且还是一小撮。所以,妈妈告诉你这些就是为了帮助你,凡事千万注意就对了。趁着他们有时大病未瘥之际,先下手为强。”这段话他始终记得,也始终放之不下。两年过去了,自己果然像母亲说的那样,伤痕累累,而且困饿得够呛。这学校的领导,都是些鲸鳄狮虎,时不时的突然袭击,不只让草食性的他们受创,有时连宠物们也要遭殃。他记得像母亲那样的人类经常用的一个词,叫“疯狗乱咬人”。然后他周边的动物,无论是谁,都属于是宠物类的了。也有像自己一样草食性的,连同那些失了宠的宠物,归并到了另一类。可是少得真是可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若说这三类里面,最让他又恨又怕的,要属得宠的宠物类了。那些猫猫狗狗,别看在狮虎面前乖乖巧巧,可一撒了欢,竟比那天皇老子还厉害。他和他的那些草食性同伴用不同的手段防止与抵抗侵害,可毕竟架不住人家数儿多,咬起来可不分前后,真敢下嘴。这一次,不把你咬得浑身难受他们就不叫“猫狗”了。而且他们是“宠物”,狮虎对他们的所作所为表示看不见,你说怎么办?所以,能忍则忍,得过且过。实在忍不住,你顶了他们或者踢了他们,他们反咬你一口,反是不美。其实,他和他们之所以能说话,全仰仗了自己是杂交出来的品种的缘故,或者父辈,或者母辈,是人类。久而久之,那些受欺负的动物们都羡慕起祖上做人的了。他恨那些猫狗,但也怕那些猫狗。方才说的与他同属另类的那些失了宠的宠物是指望不上的,他们经常挑拨是非,从中作梗,一有机会,立马得宠上位。所以在这种环境下,有的草食性同伴就扛不住了开始变态变异,为了接近狮虎猫狗,学着吃肉饮血,冒着牙被硌掉,胃里不适的风险也去做,终究入了他们一流,变得不伦不类。他很害怕,时刻感觉危机四伏。如此说来,也就算不上是杞人忧天了。
  其实,你当那些狮虎猫狗团体内部就相安无事了,就万事大吉了。错,大错特错。首先在宠物类的内部,矛盾就是巨大的,谁也不希望暂时或者永久地被打入另类行列。既然草食性的牛羊可以通过改变而变异成为“猫狗”,那些失宠的宠物也明白如果自己不努力争取再上位,那么也可能会改了习性,变成不伦不类的“牛羊”,那是他们最不想的。往往“由好变坏”成不伦不类的,大多没有感觉,因为坏的太多了;往往“由坏变好”成不伦不类的,会非常有敏感性,因为好的太少了,而且待遇还不一样。所以,单凭这一条,又要巴结狮虎,保证不受伤害而且永远得宠,又要相互明争暗斗,互打互压,矛盾小得了吗?小不了。这还是故意磕碰的,不故意的呢?都有一副好牙口,过日子难免有铲子碰锅沿的,能不上火视为挑衅,进而大打出手吗?所以宠物想当得好,也是很有学问、很累的,要不怎么说“温故而知新”呢,勤学苦练这门学问,肯定是错不了的。那上层的鲸鳄狮虎团队呢?更是矛盾大大的有啊。他们可都是块儿头大了去的家伙,单看这模样,就足够吓得那些猫儿狗儿三天不想吃食儿了,何况要是发威呢,那是一副“狗咬狗”的难以想象的画面。起码光在“食物饭碗分配”问题上就够他们受的了,谁该吃得多,谁该分得少;谁该做那“正面的矛”,谁该做那“幕后的手”,往往让他们斗得不可开交。血肉模糊,毛发横飞的场景也是有的。所以,这些团队也有自己的一本“难念的经”,也有苦衷。他们又不能把这些说白了,去倾诉,因此经常通过“一级压一级”、“互相间”的欺负来宣泄,大部分的草食性动物表示应该体谅他们,理解。所以,风气一旦成自然,环境就会是皮肉堆积出来的了。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患得患失、战战兢兢,看来是幼稚愚笨、不明世理的缘故了。他的母亲说得不错,他确实像他爸爸,又粗又笨。他母亲送他来学校,临走时的担心与叮嘱,现在看来,是既妥帖又必要。
  他放下镜子,摸摸自己的牛角,想起母亲说马上到的假期为他报了一个学习“世理”的班,让他去上。还寄过来一本书,让他先看着,说对他会有帮助,前儿他把它扔在柜子里了,现在把它翻出来——《论宠物的栽培》。他笑了,母亲真是苦心了啊。他把书小心地放在了床上,又去照了一遍镜子。他发现,“完美主义”的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角碍事了。
  15年11月7日晨书

天下,乱了。
  烽烟四起,尸骸遍野。那时,我拿着刀,站在母亲身边,看着面前浴血的英俊少年,身体里,似乎,有火在燃烧。
  自小我就知道,我和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样。在她们编花环、跳皮筋儿的时候,我和村里的混小子们一起踢蹴鞠、习拳脚功夫。母亲大人惯着我,父亲大人更是鼓励我,一下子,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直到,战火燃起。父亲和村里的那些个大叔一起参了军,母亲带着我和村里还能动弹的人踏上漂泊旅途。我们走得不快,勉强在比较安全的地界一路向帝都前进。村里代代都是朴素的农民,哪里认识帝都的大人物呢,我们只是为了有个目标,有个动力:如果胜了,在帝都,或许能看见凯旋的父亲、丈夫、哥哥、弟弟……
  后来,后来我们被困住了,不知道是我们走偏了路还是战场偏了方向,我们和战场相遇了。嘻嘻,那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战场呢,真不愧是战场啊,那血铺的,那尸体堆的,啧啧,壮观!然后,我们一群人,吐了,一个个吐的稀里哗啦的,简直了。我们已经饿了很久了,吐也吐不出什么来。敌方看到我们,想抓我们做俘虏,咱自家的军队也看到我们了。
  我看到两个人在争执,一个黄闪闪的,一个黑扑扑的。后来黄闪闪的那个自己骑着马提着枪向我们冲来,我知道,他想救我们。开玩笑,就他一个人还救我们一群老弱妇孺?可人家总归是来救我的,我也得表示表示。我在地上随便捡了把刀,说实话,挺沉的,但是没法子呀,总得自保。
  当我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浴血的少年天子!他一个人,一匹马,一杆枪,冲在最前面,挥枪杀敌,淋血征战。那双眼睛似乎看透了敌人的一招一式,认真坚持的表情,但是我们都觉得,得救了。
  即使救不了又怎样呢,有人想过要救我们就行了,老百姓很容易满足的。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记得了,只记得我们在军营里住过几天,烧饭洗衣挖野菜补衣服鞋子,能做的,都做,不仅仅是救命之恩,也是希望家人在战场上也能好好的。那时候,我发烧了,烧了好些天,所以呀,那些事我都没做过。我听军营里的养伤的士兵唠嗑,说是有个小女孩提着把刀跟在圣上后头护了家人一路,回来就倒下了。
  后来天下安定了下来,边疆还在打,但是好歹那些村庄能住人了。我们回了家乡,村里那些参了军的也都回了家乡这边守卫疆土,即使他们残的残,伤的伤。即使,有些大叔再也见不到了。
  我没留在家里,那边有我老爹,他就算瘸了一只脚也是我家英明神武的老爹,有他在,家里不会有事。所以我就出来了,我去过很多战场,他们不招女兵,我就又走了。最后,我留在了这里,和你们这群小鬼头一起。话说,当初还是左护军留下了我,毕竟这边最吃紧,不管男女老少了,有人来就不错啦。
  军营里是不准喝酒的,但是我排了班,每个人每两年就能喝上一次酒,凑巧的话还能排上中秋、新年之类的。我来这十五年了,当了五年的将军,这是我第二次喝酒,我不能喝多少,至多两杯,我不能手抖,更不能迷糊。
  不过,总算又过上幸福日子了呀,能守护他们,守护这片疆土,真好。

雷局长病了,血压一下子蹿到了130至185,他感到困乏无力,头晕得难受,当天晚上就住进了医院。急诊医生说,如再托延一二个小时,就有生命危险了。挂了吊针,吃了药,吸着氧气,直到第二天早上方轻缓些了。
  七点三十分,雷局长就拨通了解副书记的电话,说自己今天有事,不能上班,让他多操些心,就挂了电话。妻子知道,中午的电话一定很多,就让雷局长关掉手机,但他就是不肯。妻子就要过了电话,生气地说:“人家局里离了你,地球就不转了,天就塌了?都成了这样儿了,是工作要紧还是你的命要紧……”说着说着,妻子就抹起了泪,走到了一边。无奈,雷局长想想也是,就关掉了手机。
  刚过八点,护士就来到病床前量血压,做心电图,测体温,抽血接尿,并说上午还要做个CT扫描,把个雷局长夫妇弄得好紧张。雷局长想,没办法,即来之,则安之,谁叫咱要到这个地方来呢?
  王副局长因有几件事情需要雷局长拍板又找不着人,电话又不通,心里很是着急。无奈,他找到了解副书记,解副书记说局长有事,今天来不了,如有亊明天再说。
  第二天早上十点,雷局长仍然未来上班,电话依然未通。王副局长有些急了,手中的几个急事怎办呀?他又找到了解副书记,解副书记急忙说,雷局长说还有一些事未办完,明天就来了。
  王副局长心想,雷局长是否到外地旅游去了?前次,田水河大桥工程刚刚竣工,该不会是工程公司给了他钱?顺着这条思路再往下想,是不是雷局长在经济问题上出了事,让纪检部门……他坐在办公室的桌前又抽开了第三根烟,陷入了深思。如果这样,那对他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他在副职的位子上已呆了快四年了。
  第三天上午,雷局长还是没有来,王副局长心里一阵窃喜,他相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而单位好多人都开始打听局长的下落,私下里都在窃窃议论,各种说法,各种版本的猜测都有,一时间闹得单位上下人心惶惶。
  下午,雷局长终于给解副书记回了电话,说他病了,住进了市中心医院,让解副书记临时主持工作。解副书记立即召开了局中层以上的人员会议,通报了情况。这样,王副局长就如挨了一记闷棍,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知如何应对。
  当天晚上,王副局长在床上翻烧饼似地夜不能寐,直到后半夜为雷局长的事想好了一条妙计,方才如释重负,进入梦乡。
  第四天中午,几位局领导一同来到医院,看望了局长,大家这才回单位忙开了各自的亊。而王副局长则更忙了,关起门来,给下属十几个部门的领导通报了局长生病住院的事,并大赞局长为人处事的好处和功徳以及丰功伟绩,或明或暗地提醒下属们一定要关心一下整天辛苦劳累的局长。都去看看局长,让他心里舒坦,好早日康复,回到岗位上来。
  第五天早饭后,已有下级部门的领导相继来到医院。有集体来的,有单个来的。你来我走,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还没到中午十一点,病床下,床头柜里,到处堆放着副食饮品营养品及各类水果,甚至还有茶叶什么的。
  中午吃饭前,局长上了趟厕所,等上床时,一见床底下,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连连搖头,很是无奈,笑了笑说:“哎,如今的人呀,势利至极。让我把这些东西怎办呀?十个我天天吃都吃不完。”
  “让娃拿回去。”妻子说道。
  “算了,先放在这儿。”
  “那不停的来人,又不好看,怎办呀?”
  “我想好了,你甭管。”
  就这样,看望局长的人则越来越多,连基层的普通人员都多了起来。有的人,雷局长都感到面生。一些很敏感信息很灵通的工程公司的老板都来了,拿来的东西则上了更高的档次,名贵烟酒茶叶人参鹿茸鹿鞭蜂蜜猴头燕窝冬虫夏草西洋参等等应有尽有。这样一来,小小的单间病房变戏法似的成了礼品的仓库和商店了。
  王副局长借故工作的亊来过一次。进了房间,一看到病房里堆积如山的礼物,他心里直乐,狡黠地想:“雷局长呀雷局长,这下,我看你怎办呀?我只出一个碎碎的招数,就可把你……”
  “再不敢来人了,东西都没出放了。”下午,局长的妻子很是焦急。
  “那咱挡得住吗?你甭怕,我已想好岀路了。”
  当天晚上,雷局长打电话叫来了解副书记,他先让解副书记看看病房里的东西,这到把谢副书记给吓了一跳。他觉得,这里简直成了一个超市的库房了。但他笑了:“雷局长,大家的心意你总不能不领情吧?这就是社会,是人情,是风气,光凭咱兄弟俩,又能怎样?”
  “当然,大家的人情我领了,但这纯粹是让我犯错误,让我怎样向上级交待?你看把茅台人头马和中华都送来了,有一个工程部的老板在礼物中还夹带了三万元现金。这简直就是手榴弹炸药包,欲陷我于死地。为此事,我如坐针毡呀。是这,叫你兄弟来,是想让你帮个大忙,明天你找个批发部或商店,造个册,把这些东西卖了,把钱交到咱局财务部门,择个日子,把钱捐献给咱局里定点扶贫的那个山村小学校。这三万元,你先拿走。”局长递过钱说。
  “好好好,局长,我真佩服你,明天我从财务和办公室及后勤部门各抽一人,具体经办,你安心养病。”解副书记接过钱,装入包内。
  “那就拜托你了,谢谢了。”雷局长握住了解副书记的手,愠热,有力,坚定。
  第六天下午,当王副局长准备将一封匿名信寄发到市纪检委时,他听到了一个消息,雷局长让解副书记已处理完了所有礼品,连同现金共计十六万多元,已决定以局里的名义捐绐山区的一个小学。他的头嗡得一下子,脑子里一片空白,身子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趔趄,他赶扶住了走廊的墙。      

本文由永利澳门最新网址发布于小说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月光】论宠物的营造(小小说)

关键词:

【永利澳门游戏网站】异界的自家

雨,淅淅沥沥。 已是晚上,黑暗的天空浸透了水汽。 我关上房门,也把隔壁嘈杂的电视机声音隔绝在门外。 不规则...

详细>>

【永利澳门游戏网站】【江南】必须去死(小说

楔子 漆黑的夜空是一轮艳红如血的满月,清冷高傲如同不败的霸者俯视着世间的一切生灵,投下的月光皎洁却阴冷,...

详细>>

永利澳门游戏网站第二十一回 欲托朱弦写悲壮

永利澳门游戏网站,蒲世东手持的也是二尺大刀,和周边的刀手常常无二。一刀迅雷霹雳般往玉崔嵬颈项劈去,玉崔...

详细>>

【荷塘“pk大奖赛”】天堂伞(小说)

一 天不怕是个传神的人物,名气不仅在白马河两岸四十八村叫得响,方圆百里也大得很,他是个神鬼妖狐都敬三尺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