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澳门游戏网站】【墨香】一朵玫瑰花的爱

日期:2019-10-06编辑作者:小说专栏

没过几天,我把小学四册读过的旧课都借来了。有一天借书回来,我妈对我说斯美同春娟大婶刚回去,给我送来笔、墨、砚和画字薄,放在了桌子上。我一看不禁触景生情,眼泪盈眶,喃喃自语道:“斯美姐,你对我太好了!”我决心在家里在斯美的教导下念书、演算、练字,不辜负斯美姐的一片良苦用心。
  一天雨过天晴,风和日丽,我在屋后一片荒野地里挖野菜,找树木耳。我琅琅的念着斯美教我的李白诗:“杨花落尽子归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
  盛春时节,翠烟笼柳,红雨落花。鸟儿、蝴蝶、蜻蜓,把屋外的世界点缀得多姿多彩,格外夺目。一只蜻蜓停歇在一朵大红花上,我蹑手蹑脚的要去捕捉它,突然背后伸出两只手,把我的双眼蒙住,身后传来“哧哧”的笑声,我一听便知道是斯美。
  “斯美姐,斯美姐——”
  她放开手,我转过身,斯美抿着嘴,正咯咯笑得前俯后仰。
  “斯美姐,怎么到这儿来?”
  “想你呗,你想我吗?”她笑着刮刮自己的脸。
  “嗯”我羞得脸儿飞红。
  “找你要教你识字念书,上午正好春娟大婶去金凤家,我取把小提琴就来,想去你家,听到阿弟你在念李白诗,就赶过来了。”她指着放在树丛中那把小提琴,高兴地说。
  “好哇,一同去家里。”
  “不用啦!我们在这儿玩玩。我问你,刚才你念我教你的李白诗,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不懂。”
  “诗中‘我’,是借意斯美姐我;诗中‘君’,是借意指阿弟你!”
  “……”我傻笑着,不知她说的什么意思。
  她伸手刮刮自己的脸,又刮刮我的脸。“好,吟李白诗中的几句‘……上有青冥之天下,下有绿水之波澜;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人摧心肝’”
  她说学首马致远词,便吟道:“枯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又说:“这首词太悲,不学了,吟首李贺的诗。”
  她吟道:“寻章摘句老雕虫,晓月当帘挂玉弓。不见年年辽海上,文章何处哭秋风?”
  吟后又说,“李贺27岁就死,不呤他的诗。再吟一首:‘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她吟完后转身双手搭在我的双肩上,秋波荡漾,晃动着脑袋,伢语伢声地说:“阿弟,斯美姐喜欢花。”
  “斯美姐,摘朵大红花插在你的头发上,好吗?”
  “好的。”
  我转身去采来一朵大红花,她笑嘻嘻地蹲下来,双手扶住我的肩膀,我把红花插在她的波浪发上,她起身站了起来。
  “斯美姐,你喜欢花,吟赏花诗听听。”
  “好的,花为媒。以花为主题,还是念古人前贤的对联给你听。以后我会教你吟吟诗词、对联的。斯美姐巴不得能与你一起去家坊读书,互为同窗挚友,往后……”
  “往后什么?”我问。
  “不给你说。”她自提对上下联,吟哦起来:
  “鸟朝我笑非无意;
  花伴人行自有情。
  
  花逢阳春分外娆;
  月到旺日自然圆。
  
  梅花带雪飞琴上;
  柳叶和烟入酒中。
  
  闲裁蕉叶题唐诗;
  细嚼梅花读汉书。
  
  竹开霜前翠;
  梅动雪前香。
  
  兰风梅骨;
  剑胆琴心。
  
  志同道合双飞燕;
  花好月圆并蒂莲。
  “斯美姐好厉害呀!教我教我!”
  她仰望天空,环顾四方。脱口吟吟词道:“蓝天白云,明日高照;春风艳野,韶景鲜艳;东风作节,春雨消魂;绿野稻禾,彩燕缀景;赐诗上苑,劝稼农郊。”
  她上身穿靛色裙,鞋穿白鞋灰袜,波浪发上插一朵大红花。,样子真是好看极了。
  “来,我们来跳舞”。
  “我不会。”
  “没关系,你跟着我。”她一手拉住我的手,打圈圈地边跳边唱道:“飞飞飞,飞到花园里,这里真鲜艳,真美好,有红花为床,供我们睡眠,有绿叶为铺,供我们小憩……齐花开,齐花开,好花谁不爱,都有美丽的红颜……”
  她像花树在摇曳,像蔚蓝湖水在扬波,像欢乐鸶鸟在雀跃,又像春潮在涌动,像彩蝶在翩跹,展现出美丽的青春活力,寄托着美好的希冀未来。我身穿破旧汉装土布扣衫,笑哈哈地跟着乱蹦乱跳。她拉紧我的手欢快地蹦跳,两人哈哈大笑起来。她不慎跌在地上,我被她拉到跌在她身上。
  “没关系,没有人会看到我们,不用害羞。”
  我赶忙起身。她伸出双手,要我拉她起来。我扶起她,她给我弹拍衣裤上的尘土。然后要我帮她拍拍身上的尘土,我不敢。她自己一边,一边笑嘻嘻地问说:
  “害怕动到我的什么?”转身她取来捆放在树丛中那把小提琴,说:“这次先拉拉小提琴给你听,以后斯美姐会教你。”
  她站着拉起小提琴,我眼睁睁地看听着。她拉得那琴声旋律时而如春风轻柔,时而如江水奔腾,时而如百鸟争鸣。
  她看我听得那么聚精会神样,笑着问:“阿弟,感兴趣吗?”
  “拉得太好听了!”我直拍手叫好。
  “像伯牙遇到钟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
  我问:“什么是伯牙?什么是钟子期?”
  她笑着说:“如把斯美姐比作伯牙,阿弟你就是钟子期,斯美姐拉琴,阿弟你听懂了,就是高山流水遇到知音了!”说得两人欢笑起来:“再拉一曲给你听。”
  拉了一阵子,“啪”一声弦断了一根。她把小提琴搁在树丛旁说:“阿弟,我们各自在这儿随意玩玩。”
  她走进花木丛中,喃喃自语道:
  “鲜红花儿赞漂亮,赏心悦目供人玩,花榭铃萎谁堪怜?流水落花两无情;莫道牡丹花艳华,枣花虽小结实成……”
  我发现树丛中有一只小麻雀在地上跳跃着,便去追捕,小麻雀一飞一落,直追到水沟边才捕到。这条水沟里的水,是从大圳沟引来的,水渠较宽,水深尺余,水流缓缓,能见底沙,明净清澈。
  我手里握着一只小麻雀,正在转身往回走时,“阿弟,斯美姐不小心跌倒了!”我回头一看,她一手拿把青草,一手拿着一支带叶的梅,褐色旗袍全是污泥。
  “斯美姐,怎么摔倒了?”我急忙奔了过去,我说:“你怎么不叫阿弟帮忙?”我脱下上衣,给她揩擦旗袍上的泥巴,另一只手还恋恋不舍地握着那只小麻雀。
  “阿弟,快将小麻雀放飞掉,母在巢里盼子归呢!”我放飞了手中的小麻雀,她说:
  “不用擦。”她环顾四周,接着说:
  “刚才不小心滑倒了,没伤着皮肉,没关系。这里象世外桃源,没有外人来。我把旗袍、鞋袜在这条水沟里洗擦,晾挂在树杆上,有阳光照着一会儿就干了,又可以穿上干干净净的衣服回家了。”
  “不能这样,到我家去吧!”
  “这样走出去,要是走到路口遇见人怪不好意思的。再说,想趁晒衣服的时候教你学算数。”
  “这样不好吧?”
  “你看你!”她吐吐舌头,嗔怒地说。
  我依然固执已见,说:“还是到我家去更方便些。”
  “阿弟,你转过身去,把眼睛闭上,斯美姐要脱下旗袍洗擦。”
  她把旗袍上的汉装还给我,我走进附近的丛林中闭上眼睛,又用汉装把脸遮住。等了片刻她招呼道:
  “阿弟,来帮斯美姐洗鞋洗袜,你的上衣也拿过来一块洗。”
  “你自己洗吧,我在这儿等你。”
  “阿弟呀,听话,快过来!”
  她招呼我的声音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纯洁,我想了想,依然犹豫不决,我说:“斯美姐,请你原谅我,我不敢呀!”
  她不声不响地走到我的身后,伸手把罩在我脸上的汉装拽下,说:“你是我的阿弟,我是你的斯美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是说过我们是一家人吗?”
  我的头低低的,脸庞微微发烫,心咚咚直跳,不敢转过身去看斯美姐,她硬拉着我的手,俩人肩并肩走到水沟边,她脱下鞋袜说:“阿弟,来,你帮斯美姐洗鞋袜,斯美姐帮你搓洗上衣。”
  “斯美姐——”我依旧低着头,手掌又不由自主的遮住了眼睛。
  “你不是说帮斯美姐做事吗?”
  我只好顺从地弯下腰,拿起斯美姐的鞋袜,正准备放到圳沟里去洗,她伸手刮过我的脸腮说:“嘻嘻!斯美姐只穿着背心短裤,你看了会不会害臊?”她自说自笑。
  我呆傻地站在原处,洗也不是,不洗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我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阿弟,刚才斯美姐是同你开个玩笑,别生气!古人说:女为悦己者容,为知己者悦!你年纪还小些,还不大懂吗!斯美姐不是那种放荡不羁的女人!我知道在我的心目中,只有阿弟你一人,过去、现在和将来,没有也再不会有另外一个男人!现在我俩好,绝不准做那种事。”说完,她脸色绯红,轻轻地刮着自己漂亮的脸蛋。
  我似懂非懂,不知如何作答。她抱着旗袍和我的上衣,我拿着她的鞋子和袜子,我们一起走向水沟,她说:
  “我们赶快洗,我还要用晾衣服的功夫教你学算数呢。”
  “用什么洗呀?”
  “你家用什么洗?”
  “我家洗衣服都用草木灰,没有草木灰就用尿洗。”
  “那就用我们两个人的尿洗不就可以了吗?”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说:“不行!我们家洗衣服只用男的尿,用我的尿。”
  “男人女人的尿还不是一样吗?”
  “这我不懂。”
  “男女不平等,连女尿也不如男尿。”
  “阿弟,这样吧,洗斯美姐这件衣服就用阿弟你的尿。”
  “……”我为难起来,羞羞达达地笑个不停。
  她把白缎旗袍放在水沟里搓洗了一会,然后拧干,递给我说:
  “你拿到树丛中把尿拉到旗袍上,再拿来给斯美姐洗。”
  “不敢呀!”
  “尿水可以洗衣,还说什么不敢?快去快回!”
  我只好拿着旗袍到附近的树林旁拉尿。然后返回,把湿淋淋的旗袍递到她的手中……她刮刮我的脸,两人嘻笑不止。她在水里反复地搓起了旗袍,说:
  “来,我们先一起洗这件。”我和斯美姐在水沟里一块搓洗着旗袍,这时候她诗兴大发,不由自主地吟诗:人生何处见真情,沟水人影浮相迎;头插红花合侬意,梅枝馈赠暗怀依。”
  “斯美姐,你在念什么诗句,教阿弟念。”
  “嘘——”她努努嘴向我的脸上吹吹气,又刮刮我的脸,摇晃着脑袋笑着。
  “怎不教我念呀?”
  “这,现在不教你,以后不给你解释,将来你就懂得!”她那笑眉笑脸,直迎对着我。她吟起两首古诗:
  “连理枝头花正开,妒花风雨便相催。
  愿教青蒂常为主,莫遣纷纷点翠苔。”
  
  “银烛吐清烟,
  金尊对绮筵。
  离堂思琴瑟,
  别路绕山川。
  明月陷高树,
  长河没晓天。
  悠悠洛阳去,
  此会在何年。”
  “斯美姐,凡是你吟的教我的诗词对联什么的,要记在本子里,让我常字常吟,要记住。”
  “我巴不得日日夜夜伴你在一起!”
  两人一起洗好旗袍、鞋、袜和汉装之后挂去晾晒。我找来两块平面石头,摆放在干硬平坦的草地上。她扯把青草和一枝梅枝叶,又找来一根不知要作什么用的树木杆子,两人紧挨而坐。此时她上身仅穿件绿色背心,下身仅穿件红色裤衩。波浪发上插着大红花,手脚腰肢洁白无瑕。桃花脸腮,双眼皮迷人眼,唇红齿白纤纤素手,尤以笑眉笑脸令人怜爱。
  她先讲算术的基本知识和概念,进而用木条子在地上无草处硬地写上阿拉伯数字。比比划划,一位数,两位数,三位数的加法。
  我聚精会神地倾听,抬起头来一双眼总是凝视她的脸眼。她抬起头来,忽看我直瞅她的脸就阴下脸来。我又羞又是怕,她责问道:“阿弟,,你不注意听,看我干什么?”
  “斯美姐,我从未看过有人像你那样的脸蛋,真好看呀!”
  “……”她先是扭动着身躯,哭泣状,脚伸直,蹬脚擂地,后取起那根木棍子,说:“手掌伸出来!”
  “斯美姐,我错了!”我伸出手掌。她重重地打我三下,把棍子丢弃,伏在我身上哭泣。
  “斯美姐——”我也抽泣着。
  她给我在厦门期间,老师曾说他的家乡,有对结婚三年还没有怀孕生子的夫妻。夫妻恩爱。妻子要上山砍柴、卖柴支持丈夫念书。可男方的父母盼孙心切,一天婆婆问儿媳妇:“已结婚三年,怎还不见怀孕?”儿媳妇回答说:“我们两人在床上,三年来从不敢做那种事,这是两人约定的,要是做了那种事,就会怀孕生孩子,无法支持他念书,咋办呀?”
  “阿弟呀,你今年已经15啦,年纪已经不小了,竟还未上小学,如果还不奋起直追,不能上小学跳班越级,辜负了我近几个月来的梦想心思寄托,那么我迟早……”她停下来看了看我,又说:“作为男儿,要光明磊落,胸怀坦荡,无邪无恶,才能有出息!我最讨厌愤恨那种男娼女盗和流氓恶徒!”
  “向斯美姐保证……”我情不自禁地跪下来。
  “怎么能跪?”她急忙把我扶起,伸巴掌重重地拍我屁股,说:“保证什么?”
  “听斯美姐的话,认真读书,不伤斯美姐的心,不辜负斯美姐的期望。”
  “男儿要出息就要有志气,说话句句要算数!”
  “我要是违背对斯美姐的保证,愿雷电劈死我!”
  “不许你说出这话!”她立即把我的嘴捂住,抱着我躲在她的大腿上,拉起我的手,举起打她自己的嘴巴。我使劲地缩回手:“斯美姐!”
  “阿弟呀,我打过你两次,向你赔礼道歉,保证从今以后再不打你了。现在也让你重重打我几下吧!”
  “斯美姐呀!”我趴在她的大腿上抽泣。许久她扶起我坐着,给我擦拭眼角的泪,轻轻地吻吻我,又擦擦她自己脸上的眼泪,说:
  “你知道这青草是什么?做什么用的吗?这是一种祖传的秘方青草药,喝了能避孕。要是没有喝这种避孕草,就可能怀孕,你念书求学的愿望就可能因为我无法辅导而破灭!”
  她把青草搁在地上,又拿起那支带叶的梅枝,对我说:“阿弟,这枝梅枝叶,斯美姐特地赠送给你,愿你像腊梅双陵梅蕊,雪艳梅花,读书奋进!”

【一】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个传奇。
  张舒婷出生的这个地方,四面环山、冬暖夏凉,只有一条土路通向山外,像一个大摇篮,让村民们安逸地生活着。
  只有三四十户人家的村庄,就坐落在山脚下,静静地横卧着红墙黛瓦。村民们一打开大门就被大山堵住了视线,满山的苍翠,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村民们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村子旁边,几棵参天古树的掩映下,有一口泉水叫做浅汤。这是村里人世世代代饮用的水源。每天清晨,男人们络绎不绝地到浅汤来担水,妇女们则在浅汤旁边淘米洗菜,浣洗衣被。
  其实浅汤就是一个大泉眼形成的,汩汩的泉水终年不断,冬暖夏凉,泉水甘甜,沁人心脾。泉涌之处即是饮水区,下游就是清洗区,然后顺着山涧流淌到村外的田地里灌溉庄稼。
  这里的人们淳朴善良又勤劳,却是贫穷依旧,生存的艰难笼罩着这片黄土地。大山似乎永远阻挡了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山里人固守着靠山吃山的古训,依然在土里刨食,过着自给自足的原始生活。
  山里人的皮肤都是黝黑发亮的,这是因为他们常年在山野里劳动,风吹日晒。张舒婷却是个例外,她从小到大皮肤都是白里透红,长得浓眉大眼,和她的妈妈像极了。及至长到七八岁越发可爱起来,灿烂的笑脸,洁白整齐的糯米牙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村里人都夸奖她是个好孩子,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子就已经开始和奶奶一起上山打猪草、放牛,在家洗碗、扫地、喂猪了。虽然整日地在山野里跑,却依然是那么白净水灵,是大山赋予了她聪慧灵气,还是浅汤的涓涓清泉滋养了她?或许几种因素都有吧!
  就在张舒婷满心欢喜,准备背着书包去村东头的小学上学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一天,一个老妇人坐在自家的茅屋前,哭哭啼啼,口里喃喃地说:“我的苦命的孩子,你从小就没有父母,我带着你相依为命。好不容易把你养大了,可是你现在在哪儿呀?这可让我怎么活?”
  不一会儿就围上了一群人,都是本村的村民。大家一看是张奶奶,她头发花白,满脸皱纹,衣服破旧,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坐在门前的石阶上。
  人们上前七嘴八舌地询问:“老奶奶,您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这么伤心?”
  张奶奶微微抬起头,抹了抹眼泪,叹了口气,缓缓地说:“我家的婷婷不见了。就一会儿工夫……我去村东头的小店买了一袋盐——准备炒菜,回来就找不到她了。我苦命的孩子,你去哪儿了?”说完又抽泣起来。
  听完了她的话,村民们才知道她的孙女不见了。
  这孩子也真是可怜,她刚出生不久,她的父亲上山采药一不小心跌下了山崖。不久,她的母亲又抛弃了她,远嫁他乡,是她的奶奶含辛茹苦地把她养到了七八岁,现在眼看着到了上学的年龄,也能帮着奶奶做点家务活,人却不见了。
  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有的说:“孩子会不会到外面玩,迷路走失了?”有的说:“最近山上有狼出没,孩子会不会给狼叼走了?”还有的说:“孩子会不会在水边玩,掉进池塘里了?”人们充满着忧虑,进行着各种各样的猜测。然而,现在首要的事情就是要寻找丢失的张舒婷,刻不容缓!
  围观的人一面安慰老妇人,一面和大家商量着到处寻找。他们兵分两路,一队人向村东头寻找,一队人向村西头寻找。人们一边呼唤着小女孩的名字,一边逢人就打听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女孩。
  天渐渐暗了下来,夜色开始笼罩了这个小山村。所有的人和老奶奶一样焦急,担心这个可怜女孩的安危。两队人马,大家一手拿着电筒,一手拄着木棍,一直寻找了大半夜,结果仍然是一无所获。
  第二天一大早,村长就召集了村民扩大寻找的范围,并且留心山沟旮凹和水塘里,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们把方圆几百里的地方都寻遍了,也没有小女孩的踪影。无奈之下,村长打电话到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接到报警,立刻展开调查,但是由于缺少线索,民警们也是一筹莫展。
  张舒婷的失踪对于张奶奶来说比什么都痛苦。她仿佛失了魂一样,整天跌跌撞撞的从村东头走到村西头,再从村西头走回村东头。她失神地望着远方,轻唤着她孙女的乳名:“婷婷,我的好婷婷,你在哪里?奶奶想死你了,你快回来啊!”
  那声音飘渺、遥远,到后来就变成了呜咽的哭泣声。路过她身边的村民都充满了同情,上前劝解一番,然后搀扶着她回到她那低矮潮湿的家。
  张奶奶在这样悲伤的日子里生活着,张舒婷的失踪俨然成为村子里的一个谜。她懂事听话,聪敏可爱,可是说没就没了,连尸体都没有找到。村民们不无惋惜地感叹着,多好的一个女孩啊!
  其间有人猜测是山上的狼饿极了找不到食物,所以才在大白天冒着风险进村叼走了张舒婷。甚至有人说看见过狼进村的脚印和留下的粪便,似乎小女孩被狼吃掉的可能性最大。但是终归没有人亲眼看见小女孩被狼叼走,人们只是猜测而已。
  然而张舒婷终究没有找回来,因为小孙女的丢失,张奶奶现在已经变得有些精神恍惚,呆滞的眼神木讷地望着远方,仿佛她的孙女就在前方某个遥远的地方,她在静静地等待着孙女归来。
  
  【二】
  一年后的某一天,村长匆匆忙忙地跑到张奶奶的家告诉她,她的孙女张舒婷找到了,现在正在派出所呢。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张奶奶的耳朵已经不太好使了,她根本没有听清楚村长说的话。于是村长凑到她的耳边大声重复了刚才的话。张奶奶这才颤巍巍地站起来,表情迟钝地露出惊喜的神色。
  村长搀扶着老奶奶,陪着她一起去了派出所。他们刚进门,小舒婷一眼看见奶奶,飞快地跑过去扑进奶奶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张奶奶抚摸着孙女的头,老泪纵横地说:“我的好孩子啊,这些天你都跑哪里去了啊?你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快,快去谢谢好心的警察叔叔!”说完,她就拉着孙女要给警察叔叔下跪磕头。民警们赶忙把她们扶了起来,并且告诉她们这是人民警察应该做的。
  派出所的李所长正和村长谈着话,了解张舒婷的家庭情况。当他得知了小女孩悲惨的遭遇,当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千块钱交给村长,要他尽一切力量帮助这可怜的祖孙俩。
  村长含着感激的热泪望着眼前这位二十多岁,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不拘言笑的李所长,连声答应着:“嗯,嗯,太谢谢您了,我们村里一定好好照顾她们!”
  李所长转身走到张舒婷面前,弯下腰看着她说:“好孩子,你回家以后不管遇到多大的艰难困苦,一定要好好读书。只有知识,才能改变一切!你明白吗?”
  张舒婷睁着一双大眼睛,默默地点点头。临走的时候,李所长还再三叮嘱村长要让这个小女孩上学读书。
  张舒婷失踪了一年多,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派出所呢?这其中有着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话还要从头说起。
  那一日,当张奶奶去村东头的小店买盐的时候,张舒婷正一个人在家门口玩。忽然迎面走来了一个卖糖糕的阿姨,她看到她一个人在那里玩,就给了一块糖给她吃。
  她开始不敢接,可是那块糖对于她这样的孩子有着太大的吸引力。她内心挣扎犹豫了半天,还是怯怯地接过陌生阿姨递过来的糖糕。然而她只吃了一小口,就昏迷过去,接下来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当小女孩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一个破旧低矮的民房里了。她的双手和双脚都被绳子牢牢地捆着动弹不得,嘴也被胶带封住,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惊恐地望着这个陌生的地方。
  她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更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看见两男两女围坐在桌子上打纸牌,旁边放着啤酒瓶和打火机,她的身边还躺着两个蓬头垢面和她差不多大的孩子。
  他们和张舒婷一样的惊恐,一样的害怕,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静静在捆绑在那里,就像一群待人宰割的羊羔!
  他们,在这样的惊吓中度过每分每秒。没过多久就有人被指引到这里,像选择商品一样任意挑选这些小孩子。
  这些贩卖小孩的人,总是会挑选男孩和年龄较小的孩子,像张舒婷这般大的女孩子是很难被选中的。于是这些愤怒的禽兽们就会对她拳脚相加,想尽办法地虐待她,她现在已经瘦弱得不成样子了。
  忽然有一天,派出所接到了群众举报,说这里的民房里有拐卖儿童的嫌疑犯。李所长立刻带领民警们火速赶来,把这间民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团团包围住。
  李所长吩咐民警们一定要保护好孩子们的安全,并且让民警向屋内喊话:“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赶快投降争取宽大处理。”十几分钟过去了,里面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李所长一面命令狙击手立刻进入战斗准备,一面让民警继续向屋内喊话,作心理进攻,瓦解嫌犯的心理防线。
  又过了几分钟,为首的歹徒拿着匕首挟持着孩子,从屋内走了出来。他一面缓慢地移动脚步,一面朝着民警大声喊:“都他妈给我让开,不然老子废了她!”
  歹徒的刀子此时就架在孩子的脖子上,民警们都屏住了呼吸,严阵以待。
  就在那个为首的歹徒惊慌失措,眼睛不停地扫视着屋顶的狙击手时候,李所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歹徒拿匕首的右手死死地不放松,被劫持的小女孩顺势跑到了民警这边。这时,其他民警一拥而上很快制服了这帮歹徒。
  李所长在和歹徒的搏斗中,左臂被歹徒手中的匕首划伤了,鲜血顿时染红了他的衣服,顺着他的胳膊和衣袖不停地往下流,滴在地上。然而他没有顾及到自己所受的伤痛,而是连夜把这些嫌疑犯和孩子们带回了公安局刑警队。
  在公安局,李所长匆匆包扎了一下伤口就立刻派人给孩子们洗换衣服,并且买来可口的饭菜给他们吃。看着孩子们狼吞虎咽地吃饭,李所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他又急忙投入到了审讯嫌疑犯的工作中去了。
  张舒婷一面吃饭,一面睁着大眼睛看着警察叔叔和阿姨,她觉得他们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尤其是那个为了救他们而受伤的警察叔叔,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永远都不会忘记。
  三天后,村长陪着张奶奶来到派出所领回了自己的孙女张舒婷。回去以后,村长和她的奶奶就把她送进了村东头的小学,让她读书学习。
  张舒婷虎口逃生,她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她每天除了上学读书,还会帮奶奶做许多事情,一刻也不闲着。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张舒婷就是这样乖巧懂事的好孩子。
  在她幼小的心里早已种下了理想的种子,她要好好读书学习,长大了要成为像警察叔叔和阿姨那样有本领的人。
  
  【三】
  为了解救这些被拐卖的儿童,民警们没日没夜地奋战着,李所长还受了刀伤。最后所有被拐卖的儿童都被解救了出来,这起特大拐卖儿童案成功告破了。
  因为工作成绩突出,战功显赫,局党委研究决定任命李明担任公安局刑警队队长。从此他的工作更繁忙了,有时一个月都难得回家几次。
  由于平时工作繁忙,李明无暇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他29岁上才经别人介绍认识了制衣厂的女工李丽,一年以后他们举行了简单而幸福的婚礼。
  结婚以后,家庭琐事很多,李明工作又非常忙,所以他们争吵不断。本来他们可以把父母接来和自己一起住,这样可以减轻他们的负担,他们俩就可以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去了。然而,李丽又无法接受乡下山村里的公婆,无法和他们融洽相处。这样一来,家里的事情常常只有李丽一个人做了。
  两年以后,他们的儿子出生了,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可爱极了。然而孩子还未满月,李明就已到刑警队上班了。没办法,李丽只好自己给孩子换洗尿布,自己做饭吃。她的心里充满了抱怨,但又无法发泄,有时就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襁褓里的孩子发呆。
  李丽的产假休完了,单位催着她赶快去上班。她实在没有办法,和李明商量着干脆从制衣厂辞了职。现在她为了孩子辞职在家,成了专职太太,家庭主妇了。
  家里所有的事情都是她一个人扛着:家里的灯管坏了,她站在椅子上自己换,累得满头大汗;每次家里的米吃完了,她到超市去买,拎不动大袋的米,就只买十几斤。
  有时候,她正在厨房里做饭,孩子在摇篮里啼哭不止,她连忙跑过去一看,原来孩子在被子里拉了屎。她手忙脚乱地清理污秽,给孩子换洗衣裤。等到她把孩子哄睡着了,再回到厨房的时候,菜已经烧焦了。她气得连锅扔到了水池里,然后沮丧地坐在沙发上发呆。
  中午已经过了12点了,可是她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她多么想她的丈夫李明这时候能在家陪着她呀!和她一起做饭,一起逗孩子玩,然而这个简单又不奢侈的希望,对她而言都只是一个不能实现的梦!
  有时半夜里,李丽被身边的孩子的哭声惊醒了。她打开床头的灯,用手轻拍着他们的宝贝儿子,她的目光在房间里扫视了一番却看不到她的丈夫。
  开始她以为他在卫生间里,但是等了好久也不见踪影。这时她看到她的床头有一张便条,上面写着:“亲爱的丽,局里打来紧急电话,我又要去执行任务了。怕打扰了你和孩子,没来得及和你告别,抱歉!明写于匆匆。”

永利澳门游戏网站 1 地上的一朵玫瑰花爱上了天上的一颗星星,星星在玫瑰花的左上方,每到天晴的夜晚,玫瑰花仰起头就能够看到他。“好帅啊!”玫瑰花悄悄地对自己说,她怕让周围的同伴听到了笑她傻——相隔那么远,明明不可以嘛!不可以又怎样呢?心里面明明是爱的呀!
  白天的时候,蜜蜂和蝴蝶来了,围着她笑,要采她的花粉,她护住自己的身体,不让蜜蜂和蝴蝶碰。花粉慢慢堆积得很多,撑得身体涨涨的,很难受。可玫瑰花只想让星星来采自己的花粉。
  由于身体涨涨的难受,玫瑰花现在白天晚上的思念她的星星,可一连几天都是阴雨蒙蒙的天气,玫瑰花悄悄地对自己说:“好想他啊!”
  终于有一天早上,太阳出来了,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玫瑰花抬头看了看天空,万里无云,天终于放晴了,想到晚上就能见到自己日夜思念的星星激动得流下泪来,玫瑰花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告诉他,我爱他!
  夜晚来临的时候,星星果然出现了,玫瑰花望着她的星星想:该怎样让他明白呢?
  风轻轻地吹过来,玫瑰花想:何不让它传话呢?玫瑰花忍着痛采下自己的一个花瓣,在上面写道:星星你好!玫瑰花对风招了招手,风就带着花瓣信绕过玫瑰花向星星飞去。
  星星看了风带来的信,对玫瑰花遥遥望了望,其实他早就知道玫瑰花对自己的爱,写满爱的眼神能瞒过谁的眼睛呢?但星星知道自己绝不是一个平凡的星星,迟早会划过天空照亮人们的眼睛。星星对玫瑰花摇了摇头,用手拍拍心跳的地方,然后指向远方。
  “你要去那里我随你一起去!”玫瑰花流着泪大声地对星星说,声音很大,以至于把同伴们都从睡梦中惊醒了。大家纷纷劝她道:“我们是植物,离开枝头就会死的。”
  “可是爱啊,能有什么办法呢?”玫瑰花望着她的星星说。
  星星一直等待的机会终于来到了,正如他期待的那样:划过天空,照亮人们的眼睛。
  玫瑰花看着她的星星就要从眼前消失,奋力地挣脱了枝头,让风带着向星星消失的方向飞去。然而星星滑翔的速度太快了,风累得咳了血都没有追上,玫瑰花望着风的血大哭了起来……
  《过客》
  早上起来的时候他就想好了要离开的,只是看她一直在厨房忙,几次话都嘴边都咽了回去。
  在她的看护下,他终于忍着性子吃完了四菜一汤的早餐,等待着时机话要出口的,她又进了厨房洗碗去了,他在厨房门口来回走了几趟,朝她喊:你还没收拾完吗?她立刻在水池边一边加快的洗一边笑着回道:“就洗完了,就洗完了。”
  她从厨房出来,踌躇了一会走到他的身边抱住了他,他想了想,还是把手放在了她的肩上。认识至今不过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但是过了这一夜,有些事情毕竟是有些不同了。
  先从什么说起然后把话题引到不得不离开上来呢?他想,就说起了自己的工作,说起了总是因为工作的需要不得不给领导代酒,于是晚上常常是醉的,有次竟然在寒冬醉倒在街上睡了好几个小时。她把她的头埋在他的胸口安静的听着,过了一会,她拉着他的胳膊说,“看看我能不能背得起你来。”他把重量一点点压在她肩上说:“我一百七十多斤,你才八十几斤怎么能背得动呢?”
  说话间她把他脚尖离地的背了起来,欣慰地笑着。他撇着嘴也笑道:“只是脚尖离地怎么能算背起来呢?”他又问她为什么想起来要背他的,她只是笑着不肯说。
  离开的话终于还是说出来了,他站在她家门口对她说着道别的话,她沉默着只是摇头。一夜后就迫不及待要离开的会是真的爱吗?她又不是小孩子。
  终于还是音讯全无了,年过三十,他却迎来了一个花花世界,视线里出现很多女孩子,并且个个都是召之即来的样子,莺莺燕燕,花花草草那么多,她算什么呢!
  她终是不甘心,找了私家侦探去查,结果很快出来了。原来,从她家里出来当天他就去见了一个叫花花的女孩子,之后一段时间里还和其他几个姑娘打得热火朝天的。亲热的照片她握在手里,几张脸孔里独记住了花花——她公司里的一名导购小姐,这是他一定不会想到的。她不屑的笑着,心里却涌起一丝凄凉,又一次看走了眼,为了这样的一个人,替自己不值。
  私家侦探这时又递给她一封信,她打开一看,原来是花花写给他的信,大概是在他准备消失的日子里写的,一些没了他就无法继续存活的话,寻死觅活的句子。她看着心里的不屑又多了几分,这些话就是会在脑子里来回的碰撞,对于她也是万不肯出口的,她那么骄傲,就是死也是要死得高昂着头颅。
  这样受他伤害的女孩子超过三个以后,她有点坐不住了。女人有了一定的年纪和阅历后总是一副大姐大的样子,想着要保护同类的。她想最起码要让他知道该怎样与女孩子和平共处。派了人去找他,回来报说他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了。她在心里笑了笑,这个世界在她眼里又干净了几分。
  之后她有了丈夫,很疼她,让她累了有怀抱,哭了有肩膀。她在心里是悄悄欢喜的。新婚的夜里,丈夫喝醉了,她温柔的背起丈夫,蹒跚着往家的方向走去。其实她的雪弗莱就停在饭店门口,其实也可以找来亲戚帮忙的,但是她不肯。
  这是他回这座城市的第三天晚上,去楼下吃饭时,无意中看到她结婚的告示。单身的日子总是百无聊赖,他随着众人来到她结婚的饭店,悄悄潜伏在角落里,看到她艰难地背起她醉酒的丈夫,身价百万的女人笑得贤妻良母的样子,心底的某个地方动了动,他想起了那个她执意要背起他的早晨……   

本文由永利澳门最新网址发布于小说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永利澳门游戏网站】【墨香】一朵玫瑰花的爱

关键词:

【柳树】漂亮的女子镯 (随笔)

(一)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腾讯网?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夜已三更,清冷...

详细>>

【水柳】贰次与世长辞之旅(小说)

当晚上的率先缕阳光,射进江西以此香榭丽大酒店的三楼客房。莫小香一激灵,从一场恶梦里醒来。前几日从仙子的...

详细>>

【梧桐】然后(微型小说)

【背景资料】李连贵,法名“演法”,幼年学艺,师承著名武术家曾云龙先生,为追求中华武术真谛,走遍大江南北...

详细>>

【笔尖】刘老蔫相亲(微型随笔)

大卫四十出头还没立室,以至连个对象都未有,他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人家隔壁David的同班王二的男女都快小...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