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音】木箱(小说)

日期:2019-10-06编辑作者:小说专栏

图片 1 晚上九时半,邬贵离开了他的出租屋,“咯吱、咯吱”地蹬着自行车,去厂里上十时的班。
  邬贵两年前同妻子从湖南湘西一个小村子来到珠三角这个小城镇打工,家里留下一对年迈的父母及一双幼小的儿女。他只读到小学毕业,什么手艺技术都没有,只能在一间小厂当个保安员,实质是看更佬。妻子在环卫站做清洁工,专职扫马路。不妨坦白说,当地那些危重、苦累、脏臭的活儿,全是由外来工来干,而工钱却很低。但这些外来工仍然干得很欢快。老实说,这些人只要找到工作就乐不可支,因为总比在家里种田的收入来得多,收入有保障,可以解决全家人的温饱。
  邬贵今晚心情很愉快,因为明天又是发工资的日子,可以寄钱回家。他心里明白,无论怎样艰辛,都要保证孩子的学业,小孩只有不断地读书,将来才会跳出那个鬼寨村,过上像人的生活。每当想到这些,他就会情不自禁地吹口哨。歌词的大意是: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谁怕谁?乌龟怕铁锤……只要高兴,邬贵就要吹口哨,永远都是吹“乌龟怕铁锤”。
  邬贵一边蹬着自行车,一边吹着“乌龟怕铁锤”,自行车“咯吱、咯吱”地响着,似乎在为他的哨音和弦。车子是向那些专门偷盗自行车的团伙买的,二十块钱,所以只能勉强上路。
  正当邬贵吹得忘乎所以,从前面一条岔道突然飞窜出一个人来,自行车一下子就撞到那个人身上,两人齐齐跌倒在地,被撞的人在地上滚了几滚才仰面朝天停下来
  邬贵跌得不重,没有受伤,但那个人似乎伤得很重,躺在地上哎哎呀呀地痛苦呼喊。他赶忙爬起身跑过去,想把那个人扶起来,然而,当他走近看到那个人的脸,心头不禁一阵紧缩,天呀,躺在地上的竟是人见人怕的“大猩猩”。
  大猩猩统管着二、三十个手下,每人身藏一个铁锤,个个如狼似虎、无恶不作。他们寻衅滋事,动不动就挥舞铁锤敲打人的后脑勺,在这一带专职收数、打架、看场……如果大猩猩在你面前出现,准保没你的好事。所以,外来工只要看到大猩猩,就好像看到牛头马面一样,禁不住全身颤抖。即使警察,每当提起铁锤帮,都感到极为头痛。
  看到自己闯下弥天大祸,邬贵毫不迟疑拔脚就往家里狂奔,似乎背后追着一群恶鬼。好不容易才跑到家,他手忙脚乱地关上门,闩紧了门闩,然后翻着白眼背靠着门喘大气。
  邬贵老婆仍未睡,她突然看见老公满身污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吓了一大跳,慌忙走上前。
  “你、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老婆颤抖着嗓音问。
  老半天,邬贵才缓过气来,他垂着头、闭着眼,嗫嗫嚅嚅地说:
  “我把大、大猩猩给撞了……”
  “什么?你说什么?!”
  邬贵把刚才撞倒大猩猩的事说了一遍,然后趄趄趔趔地走到饭台倒了一大杯冷开水,仰起头咕嘟咕嘟地一口气喝了个精光。这张饭台其实是一个大木箱,箱内装杂物,盖上箱面板,再铺一块塑料布,就成了一张饭台。
  老婆听说撞倒了大猩猩,霎时胆战心惊、脸色发白:
  “你、你为什么不刹车!”
  “二十块钱的车能刹车吗?”
  “哪个不撞,你偏要撞大猩猩?”
  “谁知道他突然间在车头冒了出来!”
  “唉,这一次可真是祸从天降。”
  “吃晚饭时老是嚼着舌头,我就知道要有倒霉事。”
  老婆在绝望之际突然似乎看到一线曙光,急促地问:
  “你看清楚他真是大猩猩吗?”
  “大猩猩会认不出来吗?上几天他还强借了我们二百元,化成灰也认得出他来。”
  “他知道是你撞的吗?”
  “这就说不清。反正我一看见他躺在地上,头在流血,转身就跑,连自行车也顾不上拿。”
  “咳,又没了二十块钱。”
  “二十块钱是小事,说不定大猩猩正带着人找上门来,要敲我们一大笔。”
  “那怎么办?大猩猩我们惹不起。”老婆感到大祸临头、走头无路。
  “我也不知怎么办,唯有听天由命。”邬贵悲凉地答道。
  “老公,这种生活我真的受不了,整天提心吊胆,时常受那些帮头欺压,我们还是回家去吧。”
  “又不用这样,只要我们不惹他们,他们也不太敢横行无忌,现在总算也是法治社会,有事还可以找警察。”
  “警察?哼,警察只会整天瞪着双眼盯住我们,动不动就查我们的证件,少一个都不行,把我们看成个个都是作奸犯科的罪犯。在家里种田,生活虽然清苦,但过得自由自在……”
  “老婆,不要这样。我们离乡别井,为的是儿女的将来,谁叫我们生成苦命……哎呀,我的证件呢?”
  “什么证件?”
  “身份证、居住证、计生证……原先全都放在这个裤袋里。”
  邬贵弯着腰在屋子的地面四处寻找,找了半天,证件毫无踪影。
  “会不会是撞车的时候掉了呢?”邬贵自言自语地说。
  “那还不快去找!”
  “还出去?碰到大猩猩怎么办?”
  “警察来查证怎么办?”
  “没那么巧,刚丢了证件警察就来查。”
  “哼,警察就有这种本事,你刚好没证在身,他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像幽灵一样。”
  “那就惨了,没证就要在派出所关几天,那里的蚊子比老家的牛蝇还要大。”
  “唉,白天说人,晚上说鬼,说不定警察现在就在门口。”
  突然,“笃、笃、笃,”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妻子好像听到轰天大雷,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邬贵赶忙把老婆拉起身,扶了几次,才把老婆发软的身子扶直。
  老婆哆嗦着嗑嗑巴巴地说:“是大猩猩吗?”
  “我想不是,”邬贵贴着老婆的耳朵轻声说,“大猩猩不会如此敲门,他早就把门踢破了。”
  “那会是谁?”说着,妻子走到门前,从门的缝隙往外窥看了一下,大惊失色地走回邬贵身边,“警、警察!”
  “警察?”邬贵差点失声大叫。
  警察肯定又是来查户口。唉,证件刚丢失,警察马上就出现,这回肯定要去派出所喂蚊了。邬贵心里一急,于是想把自己藏起来,但是,这样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出租屋,能藏到哪儿去?他在屋子里急得团团转。
  “有人吗?请开门,我是警察。”门外的警察再次拍门并高声喊叫。
  “没人!”妻子不由自主下意识地应了一句。
  “你不是人吗,快开门。”
  正当绝望之际,邬贵猛然醒悟饭台是一个木箱,他心中一喜,急忙把箱面板移开,把箱子里装着的东西抱了出来扔到床上,把木箱清空,然后弓起身,像一只虾子般躺在箱底。木箱并不是很大,勉强只能挤下一个人,邬贵一躺好就叫老婆盖箱面板。老婆把木箱重又摆弄成一张饭台,反复看了几次,觉得没有破绽,这才走去开门。
  邬贵老婆把门半开,身子堵在门口。
  “阿SIR,对不起,刚才睡觉了,听不到你敲门。”
  “不用客气,阿嫂。”
  “阿SIR,我们对警察可以不客气吗?”
  “千万不要这样说,警民一家亲,放松一点,不用紧张。”
  “半夜三更有警察上门,能不紧张吗?比如老鼠见到猫……”
  “哈哈,阿嫂真会说笑。好了,我是城区派出所的,这是我的警察证。邬贵是你丈夫吗?”
  “是又怎样?”
  “我找他有事。”
  “他不在,上夜班去了,你明天再来。”
  邬贵老婆一边说,一边往后退,想要关上门。
  警察马上用脚拦住,一字一顿地说:“我进去看看。”
  邬贵老婆知道躲不过去,于是大打开门,悻悻地说;“好呀,随便你看。”
  警察一边走进屋,一边说:“阿嫂,你们外来工对我们警察似乎有点偏见。”
  “我们那敢有偏见,只是希望尽量跟你们少点见。”
  “其实我都知道你们外来工背后怎样说我们警察。”
  “怎样说?”
  “外出打工难,警察最麻烦。不是罚你款,就是把你关。”
  “哈哈,真的一点没错。”
  “其实,这是你们的误解。现在治安形势这么严峻,而犯事的多是外来人员,我们警方加大力度进行防治管理,在这过程可能对安分守纪的外来工带来不便。”
  “最讨厌的是夜深人静,突然响起敲门声,警察又来查户口了。”
  “警察查户口有什么讨厌?”
  “不讨厌才怪。你们一进屋,就大呼小喝:起来,起来,把身份证、居住证、计划生育证……反正有证就拿出来!如果看见男女同住,还要检验结婚证,有时还会追问一句……”
  “问什么?”
  “你们在干什么?!咳,俩夫妻晚上干什么有什么好问呢,简直是神经病。”
  “那也是。多谢你的宝贵意见,以后我们问话注意点。”
  警察进屋后就坐在饭台旁。其实,刚才邬贵躲进箱子时,他已从门缝看得一清二楚,只不过不想当面戳穿。他拍拍箱面板,意味深长地说道:“阿嫂,你们真聪明,一个木箱多用,又装东西又作饭台。”
  “没办法,凑合着用,外出打工,能节省就节省。”
  “有没有用来装人?”
  “装人?”邬贵老婆心里猛一沉,支支吾吾地说,“没有。谁、谁会用木箱来装人?”
  “有呀。上一次我们检查出租屋,一个没证件的人就是藏到箱子里躲避检查。”
  “那你们检查了箱子了吗?”
  “没有,我们一般不检查私人物品。谁知那个木箱太密封,等我们检查完离开,家人发现他在箱子里已昏迷不醒,要送去医院急救。”
  这说话把邬贵老婆吓坏了,她心里焦急起来,担心老公这时已昏迷过去,于是打了个大呵欠,装作睡意正浓的样子:
  “阿SIR,我、我要睡觉了,明天清早还要去上班。”
  “阿嫂,我要找邬贵,他跟一宗抢劫案有关……”
  “我老公从来不干违法的事!”
  “他今晚做的事与大猩猩有关系……”
  “他跟谁都没有关系,只跟我有关系。”
  “阿嫂,我是代表派出所来感谢邬贵的。”
  警察的说话使邬贵老婆大感意外,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感谢邬贵?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哪里听过警察感谢外来工!”
  “不是开玩笑,我还送来他丢失的证件。”
  “证件?邬贵的证件?”邬贵老婆大喜过望,急忙恭恭敬敬地给警察倒了一杯开水,“你看看,连水我都忘记了给你倒。阿SIR,请喝水。”
  “今晚,大猩猩上了一辆长途客车进行抢劫,我们进行围捕,但大猩猩逃脱了,我们远远看见他被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撞倒了,待我们赶到抓住大猩猩,却不见了骑车人,只在地面发现了几个证件,都是邬贵的。我们认为,邬贵就是骑车人,所以,就来找邬贵。”
  邬贵老婆这时才放下心头大石,但她又不好意思说邬贵就躲在木箱里。
  “老婆,快让我出来,要闷死我了!”邬贵突然在箱子里高声大叫。
  警察笑着移开箱面板,邬贵一下子直起身,从箱子里跳了出来: “阿SIR,我以为是大猩猩来寻仇,一时害怕,所以藏了起来。”
  “有警察在不用怕,人民公安一定会为民除害。”
  “咳,我们外来工人地生疏、举目无亲,有起事来不躲在木箱里,又可以躲到哪里去呢?”
  “邬贵,今晚多亏了你撞倒了大猩猩,若然让他再次逃脱,会增加警方很多麻烦。我代表城区派出所向你表示感谢。这是你丢的证件,送还给你。”
  邬贵如释重负地接过证件,口里不停地说谢谢。
  警察连忙说:“其实应该是我们本地人感谢你们外来工,我们珠三角能有今天的繁荣,少不了你们辛勤的贡献。”
  “阿SIR,”邬贵老婆笑咪咪地说,“今晚我对警察有了新认识。”
  “是吗?”警察很感兴趣,“说出来听听。”
  “外出打工难,警察解麻烦,保护外来工,只把坏人关。”
  “邬贵,阿嫂,其实现在外来工的工作环境已得到很大改善,国家正在逐步改变城乡差别,要构建和谐社会,你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到时,你们不会再用木箱当饭台。”
  “最重要的是我不用躲到木箱里。”
  “还躲到木箱里?”警察不解地问。
  “因为我的证件都找回来了,不怕你来查!”
  警察哈哈大笑起来,攥起拳头朝邬贵的肩窝亲热地打了下去。
  出租屋里响起了“乌龟怕铁锤”的口哨声……      

“校花政策”和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差不多,都是只“生”一个好。但第二中学偏不执行,一下子选出了两朵校花,从校长到学生都认可“两花并蒂”——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就相当于头胎生了个双胞胎,你政策再严也不能禁止。
   校花不用说主要是人长得漂亮,这一点请你相信:刘莺稍显丰腴,但绝对不比“环肥”;吴梦形容未满,但也不是“燕瘦”,两人不分伯仲,只好同时入选。校花还应该学习好,才能与校花这个称号相得益彰,这两人,如果一个数学考了99,语文考100,另一个就是语文100,数学99,也是高下难分;如果这次刘莺考了第一,那么下次冠军就是吴梦考。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写作,都有一手锦绣文章。如果硬要找出不同,那就是两人的作文,刘莺字里行间透出志向,为文大气磅礴;而吴梦的作文,隽永娟秀,一看就是出自女孩子手笔。校长断言,这两个女生将来都会在中国文坛上有所作为,你别看现在文坛上舞文弄墨的那些人,将来都会被这两个女孩拍死在沙滩上。而她们自己也发誓要当作家当诗人。
   学生时代写出的东西叫作文,毕业以后再写就会叫作品。开始,两人还会交流写作心得,渐渐地,吴梦的话题就多了生活和爱情,再后来,就是具体的那个“他”。刘莺笑她胸无大志,忘了当初的誓言。
   刘莺总是说:“如果说有爱情,那么爱情只能给我创作的灵感和写作的活力,而婚姻和家庭只会阻滞我梦想的进程。我发誓,不写出传世作品,绝不谈婚论嫁。”
   她说到做到,笔耕不辍,三年后,出版了第一本诗集,书名就叫《校花吟》,出于奖掖后生的目的,著名作家兼文学评论家青易先生专门在报上发表了书评,狠狠夸赞了刘莺的作品,鼓励文学青年深入生活,写出无愧于时代的精品。但这年头人们只愿读投资经商发财炒股的书,刘莺的诗集卖不出去,堆在家里。
   吴梦结婚了,刘莺送给自己的好朋友好同学四十本诗集,吴梦感动得哭了,说这是她婚礼上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但那么多诗集,放在家里不能当饭吃,吴梦便四处去卖,实在卖不了了,就到处送人。
   当吴梦的女儿出生时,刘莺出了第二本诗集。她又一次送来了祝福的礼物——四十本飘着墨香的新书。那天,刘莺在逗孩子玩,夸孩子漂亮,吴梦说:“你也赶快生一个吧,做妈妈的感觉可好呢。”刘莺叹道:“和谁生呢?”
   毕业十周年聚会在母校举行。大家喜出望外的是,老校长和老作家青易先生也到了场。吴梦带来了孩子,刘莺带来了诗集。老校长请青易先生讲话。青易走到吴梦跟前,抱起了孩子,走到刘莺跟前,拿起了诗集,走上讲台,说:“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作品,孩子和书,都是,我祝贺你们。不过,我今天要向大家推荐一本新书。”他把孩子放在讲台桌上,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本书,举起来,说:“这本书,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炫人的包装,但却是一本难得的好书。这是一本写孩子的书,一个年轻的母亲,记录孩子成长的一言一行甚至一颦一笑,就和这书名一样——《我给孩子当秘书》,多好,父母不光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还是孩子的秘书,多好!它来自生活,是一本育儿的书,但它更像是一本美妙的抒情诗集,它比那些无病呻吟的诗要健康得多也珍贵得多。所以这书刚一出版,便一销而空。读这本书,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必须先有生活,然后才能有作品。当世外闲人,吟风弄月,永远成不了大气,出不了好的作品。这话是说给你们听的,也是说给我自己的。我也算是著作等身的人了,真是浪得虚名啊。如果可能,我愿意以一生的作品来换这本书!”
   有人在台下喊:“谁写的?”青易指着孩子,说:“她的妈妈,你们的同学——吴梦!”      

图片 2 一 龙虎
  张老太爷最盼着要孙子。可不,儿媳妇特争气,一下生了个双胞胎,把个老太爷乐的合不拢嘴。把多年的私房钱都拿出来给儿媳妇增加营养了。
  老太爷给两个孙子取名:张龙,张虎。这弟兄俩从小吃一样饭食,穿相同的衣服,每人吃一个乳房,一直把母亲肿胀的两个乳房,吃成平胸为止。这两个小孩子真像庙里的招财童子,照相馆里有两兄弟的照片做招牌。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两个孩子转眼到了入学时间。一早,老太爷给两个孙子煮了四个鸡蛋,兄弟俩每人拿着俩鸡蛋,边吃边蹦蹦跳跳去上学去了。一入学,一个着迷读书,一个着迷玩。一学期下来,兄弟俩来了个首尾相连,两个极端。张龙班里第一名,获得奖状,奖了个大日记本,一支笔。张虎倒数第一,啥也没有。自然,春节里,张龙获得爷爷压岁二百元,张虎仅得了十元。张虎嘴撅的老高,很不满意。可是谁叫他不争气呢。
  张龙在校是班长,循规蹈矩,年年三好,是学习标兵。张虎调皮捣蛋,不是把张三头打破,就是把李四的腿打断,仅为人家治伤就花了近三万元。
  张虎闹事,经常把父母传了去挨批。有时候,父母不在家,只好张老太爷去听老师的训话。老太爷只是啄米似的点头,其实啥也听不见。因为张虎,全家快愁死了。这不大前天又惹事了,打架,把人家揍进了医院,父母没空,老太爷出面又给人家去看病。家里把牛卖了,给人家支付了医疗费。张龙天天上光荣榜,是全村的楷模。张虎是村里的人渣,是村里的反面教材。真是一个母亲生百般,你说这哥俩。唉,全家人家心里真纠结。
  张虎天天被罚站,不是课间偷偷去洗澡就是去钓鱼,还偷瓜摸枣,抽烟喝酒的,气的老太爷只剁脚。“你这小兔崽子,你得气死我!”不过,这小家伙,可是很孝顺,总是偷偷的把好吃的给爷爷。一次,把刚出锅的菜包子馍馍藏在怀里给爷爷送去,把肚皮都烫起了一层皮。
  后来,张龙考进了大学,成了村里的骄傲,张虎落榜了,上了个技校。张龙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村里的街坊邻居亲戚朋友都来贺喜,觥筹交错,老太爷一生中最有面子的一天。张龙呢,戴着高度眼睛默默的在角落里看书,旁若无人。张虎上窜下跳的,登梯子上杆,好不忙活。又是端茶,又是倒水。嘴里不停的一口“爷爷”一口“叔叔”的叫的亲切。很多人都以为考上大学的是他。
  张龙在大学里,性格孤僻,不太合群,只是读书学习。不参加活动,没有朋友,很孤独。毕业后,参加招聘会,笔试第一,面试口讷,被淘汰。又参加几次,还是如此,心理受到重创,不愿出门,依然闷在家里看书。
  张虎在技校里呼风唤雨,当了班长,学生会主席。在学校里入了党,参加了全国技能大赛,荣获银牌。被留校做老师了,月薪一万元。当月的工资给老太爷买了身西装。穿着孙子买的西装,老太爷神气极了,好像年轻了十几岁。逢人夸:“这小子,从小就孝顺。”
  后来,张虎停薪留职,办起了自己的公司,自己做董事长,把哥哥聘去做自己的文秘,算是解决了张龙的就业问题。考不上大学的做了老板,考上大学的给落榜的打工。这就是说读书有两本:有字书,无字书。
   无字书尤为重要。
  
  二 家访
  周末,班主任郭老师带着所有任课老师去小龙的家里家访。
   小龙的家住在一个比较闭塞的山村里,三面环山,山上树木郁郁葱葱的。这儿到处是片片的野菊花,田野一望无际的金黄色的油菜花,阵阵春风夹杂着缕缕花香,沁人心脾。周围是无数的蝉在不厌其烦的鸣叫,和小鸟的叽叽喳喳的吵闹。
   老师们都说:“真是一片世外桃源。”
  这次家访是学校安排的任务,也是小龙存在诸多问题。小龙是个很不错的男孩子,不知咋的,成绩一落千丈,据调查,有抽烟喝酒、斗殴打架、上网游戏、聚众赌博、半夜谈恋爱等诸多行为。
  一进门,满屋子的人在打麻将,一股浓烈的烟和酒的杂味迎面扑来。一见老师来了,笑脸相迎。“老师们好,你们来了,看见了吧,这个村子都打麻将,有时候,凑不齐人来,就叫小孩子帮个人场。我们家的小龙就是高手啦,只赢不输,是这儿的东方不败!”
  怨不得小龙一次拿出二百元钱打麻将,麻将就是小龙传染到班里的。在小龙的带领下,班里校里掀起了打麻将黑牌安连的高潮,全班成绩急剧下降。
   真是子不教父之过,有其父必有其子呀。郭老师默默的想。“此次来,了解一下,家庭环境,家庭背景,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情况。看来情况比想象复杂。”郭老师暗暗吃惊。
  一位邻居隐秘的对郭老师说:
  “小龙的父亲是出了名的酒晕子,一天三次喝,她的母亲劝不过,赌气与老公一起喝,你进他那家门,酒气熏天。夫妻都是一路人,烟不离手,酒不离口,天天说酒话。”
  “小龙是个私生子,在校读书时,他的父母就搞恋爱,他的母亲就被他的父亲弄大了肚子,怀着就是现在的小龙,父亲可是个打架斗殴、从不学习的孩子。因为搞恋爱,打架、偷东西,后来被学校开除。母亲是个交际花,整天浓妆艳抹的,嘴里喜欢唱:家花不如野花香。夫妻经常摔桌子、砸板凳的。离婚离了多次,双方父母干涉着没离成。”
  “你们八成是来说小龙打架的事吧,他的父亲经常怂恿儿子:咱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在校不要吃亏,给我狠狠打,打伤了我赔偿,打死了我摆平!”
  “鼓励孩子搞恋爱,给孩子经常说:啥时候给我把媳妇领来看看呀。”
  “你们有心理准备,她不会好好招待的。”
  听着这一席话,该了解的都了解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孩子就是父母的影子,家庭的影子,看来小龙身上毛病都直接间接的从这样的父母身上移植的。想到这儿,郭老师顿然觉得后脊梁冒冷气,有些毛骨悚然。
  此时,小龙的母亲招呼老师们去吃饭。真是丰盛:炒土豆、炖土豆、土豆丝、土豆泥、土豆片、芸豆丝、芸豆片…………盘里碗里没有一块肉,酒是八毛钱一斤的泰汶散酒一大塑料桶,酒菜总造价大约二十元钱左右。
  “我这人信佛,不杀生,不吃荤,只吃素,还是吃素好,都是自家产的,很环保、很绿色呢!”
  “这酒我在地里埋了十几年了,是纯好酒,汤都变绿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小龙母亲开始敬酒。“老师们,我那老公不在家,我给大家敬酒,大家看我喝的,每人一杯。这叫一心一意。我可是妇道人家,大家要包涵。”说完,端起一白碗白酒一气喝干。老师们大惊失色。就是一白碗白开水想一气喝干也不容易。
   “请老师们喝,恭敬不如从命,大家都为人师表的,不会欺负一个妇道人家吧,请喝!”端着空碗的小龙母亲像是在示威。
  酒令大于皇圣旨,谁又能在一个妇道人家面前失礼呢。于是硬着头皮喝了下去,顿时很多人脸上泛起红晕。
  “郭老师,我敬你一杯。孩子不听说,你们给我往死里打。严师高徒,棍棒孝子!”
  “不,不,老师不许体罚学生,那是违法的。孩子很好,家长很热情。谢谢,我不胜酒力,请原谅。”
  “家长的一点心意,请笑纳,请郭老师喝下这一杯,不喝不是男人。”看着白里透红的那张略带愠怒的脸,郭老师勉强喝了下去。
  房子里突然音乐生气,一曲《二泉映月》响彻大厅。小龙的母亲来邀请郭老师跳舞,她会跳探戈。郭老师岿然不动。这时一个教音乐的男教师欣然应约。一男一女,飞速旋转,一曲跳罢,看的大家眼花缭乱。
  饭呢?吃的是:小米粥里下面条。
  饭后,要告辞,郭老师一行家访结束回校。路上,阵阵清风吹过,郭老师总觉得似是吞了只苍蝇,说不出的恶心。
  看见路边小树林里,一只猴子在被一个表演杂技的牵着吃树上的桃儿,郭老师猛的一惊:自己与那只被戏耍的猴子有何两样?
  事情还未结束。
  不久,小龙的父亲打工回来,找上门来,找老师讨说法。原来,小龙在宿舍喝酒被郭老师赶上,小龙狡辩,对郭老师小声骂了句“傻逼”,气愤不过的郭老师扇了小龙一巴掌。郭老师打得重了些,小龙的半边脸有点浮虚,并说耳朵听不见。
  “孩子犯了错,你老师是教育人的,你不知道体罚学生违法?《义务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禁止体罚学生,你老师难道不懂?你打人也可以,打人不打脸,不打耳朵,你把孩子打聋了,孩子今后咋过。”
  郭老师知道捅了马蜂窝,自甘倒霉。于是自掏腰包,去大医院给小龙看耳朵,大医院用了很多现代化仪器也没测出耳朵聋的原因,无论怎样,小龙是一生不吭。小龙的父母要学校拿出处理意见,赔偿损失,否则诉诸媒体或通过司法手段以故意伤害罪起诉郭老师。郭老师选择了与小龙父母和解。
  郭老师在全校教职工大会上,鼻子一把泪一把做深刻检讨。给家长赔偿损失三万元。
  郭老师把多年的积蓄三万元现金交到小龙的父母手里,小龙的父母笑了。笑的如万朵桃花般灿烂。“郭老师,你是好老师,希望你再去我家家访。”或许三万元钱感动上帝,小龙的耳朵突然能听见了。
  从此,遇到学生的问题,郭老师不再传家长,也不再去家访。
  
  三 窗外
  说起一中的这位胡老师,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年纪四十多岁,一米八的个子。20年班主任的经历,所交英语年年获优,所得证书无数,上至教育部下至教研组。有一位同行的貌若天仙的老婆,引来众多师生的回头率。更好地是胡老师有一位可爱聪明的儿子,现在读高二,学习成绩更是令人羡慕,科科全班第一,总分每次全校前五。看着儿子在校宣传栏胸戴大红花的笑脸,胡老师别提多自豪了。
  唉,现在的学生就是难管,他神魔看的都透彻,你讲大道理,他比你还会讲。胡老师的班上有很多官宦子弟,整天吊着烟卷,提着笼子加鸟,上网赌博,大家斗殴,手机聊天,还调戏女生,无所不及。叫家长来,家长盛气凌人,不说好话。还不时回敬老师几句:“老师,你劝我们好好学习,不错,可是学习好了就能出人头地吗?,老师你是大学生了,是老师了,可去食堂买饭,你买最便宜的菜,你穿最廉价的衣服。老师,你让我们好好学习,难道让我们像你一样贫穷一生吗?我们的父母都没有你学问高,他们都有房有车,老师你只有一辆自行车呀”
  这不,班里来了一位大款的儿子,成绩全校倒数第一。胡老师的儿子是正数第一,这位大款来了,对胡老师说,“老师,我的儿子交代给你了,我要成绩,你要多少钱我给,但是我儿子吃住要在你家,你要辅导他,成绩进入全级前一千名我奖励你1万元,进入前500名,我奖励你5万元,进入前五百名,我奖励你10万元,进入全级前100名,我奖励你50万元,进入全级前50名,我奖励你100万元,我儿子考上名牌大学,我再奖励你100万元。”大款家长当场掏出3万元递给了胡老师,胡老师推托再三,收下了钱,从此大款的儿子在胡老师家安营扎寨。
  胡老师平生哪儿遇到过这么多的钱,哪儿有这么丰厚的奖励措施。胡老师一生桃李满天下,培养人才无数,就是培养出考入清华大学的学生,一中只给奖金1000元呀。一年胡老师夫妻的工资加起来不吃不喝才5万元,除去吃喝人情,上有老下有小的,物业等等,所剩无几。至今,全家挤在30平米的火柴盒似的单位宿舍里。加上妻子体弱多病,常年吃药,胡老师日子捉襟见肘,能不买最便宜的饭菜吗?
  胡老师付出全部心血辅导大款的儿子,制定了精细的辅导计划,连伙食的营养成分都亲自把握。日夜辅导,数学不行,胡老师找最好的数学老师来点播,其耐心诚心超过了对自己的儿子。经过胡老师的辅导,大款的儿子学习态度,学习成绩日新月异,当学期考入全级前875名,大款第一时间送来奖金1万元,外加伙食费3000元,请全体任课老师到最繁华的最高档的济南南郊宾馆饱餐了一顿,另外给了每位老师500元的红包。
  随之大款儿子成绩节节提升,高二下学期,考入全级前100名,胡老师如愿得奖金50万元,不幸的是妻子因缺乏照顾不幸加剧病情,仅医疗费就要60万元。而自己儿子因却成绩急剧下滑,被甩出全级前100名。胡老师更需要钱了,更是顾不上自己的儿子,加紧辅导大款的儿子。
  高考降临了,胡老师的妻子经医治无效,不幸离世。而自己的孩子因缺少照顾,染上了抽烟喝酒,夜不归宿的恶习,成绩一落千丈。胡老师积劳成疾,住入医院,身患重症,危在旦夕。躺在病床上的胡老师,思绪万千。当初虽然穷,可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若果对妻子多一份关爱,妻子不会过早离开。若果对儿子多一份亲情,儿子不至于这么自暴自弃,那可是全校人人羡慕的孩子呀。可如今为了钱,失去的太多太多,最高贵的失去了,自己的身体也垮了,值得吗?
  高考成绩揭晓,胡老师儿子名落孙山。大款儿子考入南京大学。第一时间,大款拿着鲜红的入学通知书带着儿子,拿着那整整一大麻包200万元的现金,来到了胡老师的病床前。这时的胡老师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治了,在垂危之际……

本文由永利澳门最新网址发布于小说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心音】木箱(小说)

关键词:

【墨香】三世(传奇小说)

第一百八十八回 焦大大网恋见娇娘 刘姥姥再进大观园 自贾赦发往台站效力赎罪,贾珍从宽革去世职派往海疆效力赎...

详细>>

【晨风】皇帝之庶子归来(小说)

一、 从后天最初本人再也不用别人管啊!因为作者把家里的老屋给卖掉了;所以小编前几天随身有钱。就算独有玖仟...

详细>>

【江南】少年如花 番外(随笔)

庄城篇 花满楼。 楼满花。 满楼花。 十二虚岁那一年,作者就记住这么些名字,优柔寡断念过非常多年。那时候,笔...

详细>>

【永利澳门游戏网站】【墨香】一朵玫瑰花的爱

没过几天,我把小学四册读过的旧课都借来了。有一天借书回来,我妈对我说斯美同春娟大婶刚回去,给我送来笔、...

详细>>